緝毒執法
jdzf
緝毒執法 > 列表
貴陽一線臥底緝毒警講述:真實緝毒比大片更揪心
發布時間:2016-12-13 09:44:00 作者:劉丹 劉啟鈞 來源:貴州商報

10.jpg

  “濤哥”,34歲,從警12年。

  在他身上,警察的英氣被刻意隱藏。穿著、打扮以及眉宇間的閑散,更像是一個商人。就像《湄公河行動》里的錢老板,出手闊綽、說話葷素不忌,骨子里卻是一把寧折不彎的鋼刃。

  “濤哥”才結束辦案,和朋友一起去看了《湄公河行動》,“還可以,有一定真實性。”他的語氣里有湄公河的味道——— 洶涌的、滄桑的、刺激的味道。

  他說自己參與的緝毒,沒有大片里的槍林彈雨,槍毒同源很少出現,見得最多是刀,“古惑仔、看場子的吸粉,他們會隨身帶刀”,也不可能是幾十上百公斤的毒品大案,“那種上線一般接觸不到”。他摸的“魚”,主要是中下層毒販,一次次的周旋,如同在刀尖上行走。

  “濤哥”,34歲,從警12年。 在他身上,警察的英氣被刻意隱藏。穿著、打扮以及眉宇間的閑散,更像是一個商人。就像《湄公河行動》里的錢老板,出手闊綽、說話葷素不忌,骨子里卻是一把寧折不彎的鋼刃。 “濤哥”才結束辦案,和朋友一起去看了《湄公河行動》,“還可以,有一定真實性。”他的語氣里有湄公河的味道——— 洶涌的、滄桑的、刺激的味道。 他說自己參與的緝毒,沒有大片里的槍林彈雨,槍毒同源很少出現,見得最多是刀,“古惑仔、看場子的吸粉,他們會隨身帶刀”,也不可能是幾十上百公斤的毒品大案,“那種上線一般接觸不到”。他摸的“魚”,主要是中下層毒販,一次次的周旋,如同在刀尖上行走。

11.jpg

  電影《湄公河行動》中,緝毒警察的膽識與身手無一不讓人欽佩;它震撼,以扣人心弦的商業警匪片形式,顯現“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的家國情懷,一片看罷,心中自有豪情萬丈、蕩氣回腸。

  現實生活里,真正戰斗在一線的緝毒警察,他們身份很隱蔽,照片不能公開。他們看人、琢磨事兒的眼神和普通人不一樣,很敏銳,隨時都處在思索狀態。日前,本報記者走進貴陽市公安局云巖分局一名一線緝毒警,他的經歷沒有大片里的槍林彈雨,但真實的緝毒遠比大片情節更揪心。一場場行動,有刀和臥底的血雨腥風,有臨危不變的機智,也有死亡的威脅。

12.jpg

  扮成“金主”交易,一波三折沉穩應對

  《湄公河行動》中,高剛化身錢老板,談笑風生間談毒品生意;在我們身邊,濤哥偽裝“金主”,和毒販周旋。

  一次,線報稱貴州某地有毒品交易,毒品量可能達到1至2公斤。他、偵查員、一名輔警、一名線人凌晨4點出發,早晨7點趕到。

  一到市區,下榻指定酒店,濤哥和線人直奔房間。“我一進去就暗自叫苦,貨主離開了,只剩中間人,讓我們到外面交易。”這和設想相差甚遠,“以為一進門,人貨俱在,我找個機會上洗手間通知下面的人支援抓捕。”

  現實狀況有偏差,擔心推脫引懷疑,濤哥嘴里應付著“好,走嘛”一邊和中間人下樓。當他發動車輛時,不經意問道:“去那兒多遠?要40分鐘啊!”他惱火地踩剎車,“大家都是朋友介紹,沒必要搞神秘,萬一你們設局吃錢怎么辦?”

  他提議中間人把貨主喊上來。女中間人打電話和貨主商量,改在下午交易。

  下午去停車場取車前,濤哥借故給同事打電話。中間人把濤哥帶到路邊,沒一會兒,對面有一個男生走過來,憑直覺,他覺得是貨主。借故買煙,看見男生上車,確信無疑,故意招一下手,示意同事“上”,但有車擋了一下,同事沒看見,自己只有硬著頭皮先上車。

  “我一上去,對方就拿出200多克毒品,我也把2萬塊錢拿出來。”為拖延時間,遞錢時,他故意把膠紙摳破,讓對方清點。

  貨主警惕性強,數錢到一半便表示沒問題,要下車。

13.jpg

  沒有借口強留,也不可能馬上實施抓捕,且不提雙拳難敵四手,萬一對方有武器更棘手。但眼睜睜地看著上鉤魚兒溜掉是不可能的,情急之下,他脫口而出:“我沒火機,去對面買一個,抽支煙。”

  他下車同時,對方也馬上下車。抓捕時機未到。濤哥先走到對方身后的小賣部,嚷著:“老板,來個火機。”扭頭故作輕松問道:“兄弟,錢對的嘛?”男子剛一張口,馬上被按在地上。后車同事立刻沖上來,將車里的中間人控制住。

  落網后,女中間人崩潰,因當天還有一場交易,本打算讓她領路,但見其精神狀態容易露餡,濤哥讓同事看守,自己和線人回房。

  “房間里還有另外一條交易線,我就讓芳芳(女中間人)給他們打電話,說想多買點貨,想辦法安排貨主見面。”

  這個圈子里,大部分人為求財。濤哥財大氣粗地把皮包拿給中間人“陳哥”過目,談好可以再買300克冰毒,但事成以后,他要“抽水”50克冰毒和3000元。

  在陳哥的帶領下,濤哥和毒品販賣的幕后老板見面,并將其抓捕。

  驚險:貨主讓他嘗嘗

  “臥底最難的是什么地方?”

  “你要讓對方相信,你和他們是一類人。”

  販毒者嘴里的白酒其實是冰毒,紅酒就是麻古,“人家說要10瓶白酒5瓶紅酒,就是要10克冰毒和5個麻古。”

  但演得再像,也有險些露出破綻的時候。那次經歷說起來,真是一波三折。

  本來商定好,一進門就是信號,結果沒想到,和同事、線人到貨主家后沒看見東西。怎么辦,外面的兄弟已經過來敲門了。

  “整個人心都提起來,這也太巧合了,你和人家約好看貨,一進家就有人敲門。”同事打開一條門縫,問找誰,緝毒便衣一見苗頭不對,馬上說找錯了。

  “他把門一關,我就裝著嚇到了,貨主疑心很重,他把東西拿出來說‘整兩口壓壓驚”不能真吸這玩意兒,正推脫,對方眼神愈加不對勁,關鍵時刻,還是線人解了圍。

  “干緝毒就是這樣,變數太大,意外隨時發生,只有隨機應變。”為不露出馬腳,尤其是在和一些販毒高層人物見面時,濤哥前面一二十分鐘都不怎么說話,“因為有壓力,一緊張容易說錯話。”當他慢慢觀察到房間情況后,才讓身體慢慢放松,迅速進入角色。

  躲在出租車后備廂,聽到喊“快出來”,只見毒販一刀插進同事大腿

  販毒者,除了賣零包的一些“小魚小蝦”,中層及以上者多為“提著腦袋玩命”,因為一旦被捕,刑罰很重。

  緝毒警,也如同在刀尖上行走。

  濤哥點燃一支煙,在裊裊煙霧中,說出一件往事。那年,有人舉報在二戈寨發現一名販毒者,且此人涉嫌搶劫、強奸等犯罪行為。

  根據部署,他躲在出租車后備廂,以三聲喇叭為信號,一旦按響證明要上。過一會兒,他就聽見同事在喊“趕快出來。”跳出后備廂一看,販毒者被同事從后面死死抱住,眼見無路可退,販毒者從腰間抽出一把刀,從上往下就朝同事大腿插去,捅到大血管,瞬間血流如注。

  “其他人控制住兇徒,我馬上把皮帶解下來幫他止血。”他們緊急將人送醫搶救,醫生說,再晚來一步人就沒了。

  還有一次,他還在實習時,處理現場交易200克的毒品案,對方拒捕,掄起斧頭沖上來拼命,緝毒警把槍掏出來警告他別動,不聽,紅著眼睛繼續沖,朝天開第一槍,他置若罔聞,第二槍打在腿上,還在沖,并使勁揮舞斧頭要砸過來,第三槍打在肚子上。

  遇到的討價還價和生命威脅太多

  干緝毒警多年,濤哥曾單槍匹馬擒拿窮兇極惡的毒販,也在生死關頭沉穩與癮君子斡旋……那些驚心動魄、血雨腥風造就貴陽緝毒圈一個名聲大噪的英雄,但英雄首先也是個普通人。

  抓捕毒販、癮君子,有人出價10萬、20萬想他高抬貴手,遭拒后,咬牙切齒、賭咒發誓撂下狠話:“你不要等我出來,我出來要你全家的命。”

  家,是鐵漢背后的柔情。每每聊起家庭,聊起孩子,這個熱血男兒總是眼睛濕熱,“我一出去辦案,可能幾個月都回不來,4歲兒子都說喜歡媽媽不喜歡爸爸。”對于家人的愧疚,他以最原始的方式補償,一回家就喜歡給兒子買玩具,看中什么,買買買,為此家里人沒少說他。

  對于妻子,他從來不說緝毒的兇險和艱辛,每當問起,都說還可以,他怕她擔心,也只盼望著家人擁有安靜的生活。

  濤哥的妻子和孩子就和我們每一個普通人一樣,之所以在光明下面看不見黑暗,并不代表它不存在,而是有人為我們擋住了黑暗。(記者 劉丹 劉啟鈞)


雪缘园足球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