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禁毒
gyjd
中國“禁毒新路”的“貴陽模式”
發布時間:2016-04-21 10:25:20 來源:中新網

原標題:中國“禁毒新路”的“貴陽模式”

貴陽學生自編自演的《禁毒快板詞》讓現場的眾人鼓掌叫好。 賀俊怡 攝

  禁毒預防教育在貴陽全市公辦中小學實現了全覆蓋,圖為貴陽烏當新九學校學生接受禁毒教育宣傳。 賀俊怡 攝

  中新網貴陽12月25日電 題:中國“禁毒新路”的“貴陽模式”

  記者 張偉

  貴州省會貴陽地處中國西南腹地,因毗鄰世界第二大傳統毒品生產地?——“金三角”地區,而成為毒品過境中轉的重要通道和集散地,是貴州省乃至中國打擊毒品犯罪的前沿陣地。

  警方數據顯示,貴陽市毒品消費群體逐年增多。截至2015年11月,貴陽市登記在冊吸毒人員3.6萬名。根據警方對貴陽全市看守所在押人員的成分進行分析,吸毒人員的占比達到35.3%,已然成為影響貴陽市社會治安的重要群體之一。

  在貴陽,“向毒品說‘不’,打一場禁毒的人民戰爭”則成為上下共識。實踐中貴陽形成了警方全警參戰、社會力量廣泛參與、綜合治理毒品問題”的貴陽禁毒模式,也是政府探索符合中國實際的“禁毒新路”的有效嘗試。

  全警參戰 嚴打毒品犯罪

  面對復雜的毒品犯罪形式,貴陽警方“以我為主”,積極改變傳統禁毒工作模式,打破“禁毒一家單打獨斗”的局面,強調整體聯動、全警禁毒,關聯、協同、精細化推動各項禁毒工作。

  據了解,貴陽警方以減少本地毒品供應,萎縮本地毒品交易市場為目標,通過最大限度打擊毒品販運源頭,嚴密控制毒品制造、運輸、販賣、消費等環節,將打擊鋒芒直指毒品從大宗分銷、運輸流通、集散交易、終端零售的犯罪組織者、策劃者及實施者,從源頭上遏制毒品犯罪發展蔓延。

  貴陽警方創造性地建立以毒品價格、青少年吸毒人員新增率、收戒管控率等為核心指標的考核體系,以打擊處理毒品犯罪主體為抓手,不再強調破案數、繳毒量任務指標,從而引導警方強化對毒品犯罪主體的打擊處理和追根溯源,以達到“打源頭、控環節”的目的。

  通過建立完善禁毒情報、失蹤吸毒人員排查、物流寄遞業毒品查緝、吸毒人員暫收戒、在所吸毒人員常態研判、外來人員涉毒違法犯罪打擊等實戰化機制。2015年,貴陽市共破獲毒品案件3187起,抓獲毒品犯罪嫌疑人3547人,繳獲各類毒品超155千克。

  未來,貴陽警方將抓住貴陽市“大數據”發展戰略行動的契機,以警務改革為引領,將禁毒工作納入警方“大數據”建設體系,真正實現禁毒工作的信息化和智能化。

  “陽光牌”模式 重塑自信人生

  朝九晚五的生活之前一直是譚紅(化名)的夢想,昔日不慎染上毒癮的她一直生活在黑白顛倒的世界里。譚紅告訴記者:“毒癮來時,根本不敢見人,也怕別人用異樣的眼光審視自己。”

  而這一切因貴陽清鎮的“陽光家園”而改變。政府引導、企業參與的“陽光家園”主動吸納特殊人群就業康復,譚紅則成為“陽光家園”的首批員工。

  “這里,我過上了平常人的生活,重要地是有了穩定的生活讓我更加自信。”譚紅說,我現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多賺點錢讓家人過得好一點。

  “陽 光家園”是貴陽實施“陽光牌”戒毒康復模式的一個縮影。貴州首創的“陽光牌”戒毒康復模式是以安置企業為載體,以集中安置為核心,其他形式為補充,集生理 脫毒、身心康復、就業安置、融入社會四位一體的社區戒毒、社區康復新模式;其破解了禁毒工作中戒斷鞏固困難、管理控制難、融入社會難三大世界性難題。

  該 戒毒康復模式更是引起海外人士的關注,曾是一名“癮君子”的美國密歇根州皮特·桑托斯在看到媒體報道后致信貴州警方稱:我知道和毒癮作斗爭是非常不容易的 事情,沒有外界的幫助,想要贏得這場戰爭是不可能的。在看到“陽光工程”的報道之后,我感覺舒心多了,因為我了解到貴州省在幫助吸毒人員脫離毒癮、融入社 會上的巨大努力。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他們鼓勵雇傭戒毒人員,因為懶惰是康復的天敵。

  聯合國毒品與犯罪問題辦公室官員及緬泰越柬四國禁毒官員走訪“陽光工程”后表示,中國與東南亞國家禁毒社區康復工作理念相同,中國政府及貴州政府對禁毒工作投入巨大,對東南亞國家的禁毒工作有良好的借鑒作用。

  禁毒預防 全民參與

  “小竹板,響連連,咱們一起走上前,走上前,作宣傳,毒品危害談一談……”貴陽市烏當區新九學校的學生自編自演的《禁毒快板詞》讓現場的眾人鼓掌叫好。

  通過編撰禁毒教育讀本、吸毒人員現身說法等形式,讓學生從小認識了毒品的危害。八年級的徐子云告訴記者:“毒品對我們的危害很多,會毀滅自己,要遠離毒品。”

  學校老師張甜對記者說,通過禁毒宣傳教育,以學生作為宣傳紐帶,發揮學校“小手牽大手”宣傳功效,構建了學校、家庭、社區“三位一體”禁毒宣傳教育機制,營造了良好的學校禁毒宣傳教育氛圍。

  據介紹,作為貴陽教育系統的禁毒示范校園,該校五年多的時間里,全校1800多名學生及其家庭人員沒出現過一名吸毒者。

  截至目前,禁毒預防教育在貴陽全市公辦中小學實現了全覆蓋,創建了55所市級禁毒示范校,接受禁毒預防教育受眾人數57.72萬人。

  除學校外,貴陽民眾更是主動參與禁毒工作中。71歲的黃永紱是眾多戒毒康復人員心中的“老媽”,她與另一位老人黃萏仙一起組建了貴州省貴陽市花溪區陽光媽媽志愿者協會,從事戒毒人員的康復工作。

  談及初衷,黃永紱說的是“責任心使然”,“吸毒人員既是違法者,也是受害者和‘病人’,我們有責任幫助他們。”

  如 今,陽光媽媽隊伍已發展近600人,其中三分之二是女性,平均年齡50歲,最大的已達87歲高齡。成立四年來,“媽媽”幫扶救助戒毒康復人員200余人 次,為3對戒毒康復人員舉辦了婚禮,積累心理咨詢面談案例100余例,成功干預自殺行為3次,為多名戒毒康復人員建立了回歸跟蹤服務工作機制。

  黃永紱告訴記者:“我們用愛打開戒毒康復人員的心扉,增強他們回歸社會的信心,在社會上廣泛宣傳這個特殊群體,動員更多的愛心人士加入志愿者團隊。我們把戒毒康復人員當作自己的孩子一般關愛、認同、教育、引導,用母愛溫暖著每一名戒毒康復人員。”

  從德國、美國留學歸來的李萌現如今也是“媽媽”中的一員,作為禁毒專干的她從事康復人員的心理輔導工作。李萌告訴記者:“與國外相比,貴州的社區戒毒、社區康復工作顯得更為徹底,更能幫助康復人員重塑自信。”(完)


雪缘园足球指数